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数谷 > 中文版 > 观察 > 最新文章

数字技术引发乡村蝶变

来源:中国电子报     时间:2021年03月19日    作者:齐旭

  山乡脱贫致富路上,新一代信息技术成了新“农具”。据预测,2025年我国农村数字经济规模将从2019年的0.58万亿元,上升至1.26万亿元,2035年有望突破7.8万亿元。

  2021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正式发布,进一步释放了数字乡村建设是全面推进农业农村转型发展新方向的重要信息。实践证明,数字乡村已经成为破局“十四五”农业农村工作的突破口。运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乡村振兴战略以及农业生产经营深度融合,不仅将引发我国乡村蝶变,也为相关行业和企业发展带来重要机遇。

  信息技术让农民的钱包鼓起来

  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明确指出数字乡村建设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战略方向。2018年到2022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个五年,受益于政府部门的精准施策,信息技术企业的精准发力,农民的腰包鼓了起来,数字化治理下的乡村也呈现出新面貌。

  “要想富,先修路。”“信息公路”是否畅通也是贫困地区能否快速脱贫、能否实现致富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过去的6年中,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财政部组织实施了6批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完成了13万个行政村通光纤,建成了5万个4G基站。基础电信运营商克服了乡村地形崎岖、道路蜿蜒狭窄、设备运输不便等困难,截至目前,全国行政村通宽带比例达到98%,农村宽带接入用户数达到1.39亿户。如今“满山找信号”的情况早已不存在,偏远地区的贫困居民用上了光纤宽带上网、看高清视频。架起“信息路”,全国的贫困户都能融入信息化时代,享受互联网应用。

  网络连上了,乡村数字经济也就激活了。许多互联网企业和IT企业将技术和产品带入农村,不仅开辟了当地农特产品卖出大山的“新路径”,更是打通了电子产品的乡村销路。

  英特尔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英特尔凭借AI、物联网、云、大数据等技术优势,帮助科百科技、小龙潜行、长孚电子等科技企业深入农村产业。以“智能养猪”为例,通过AI技术实现养殖一线生产数据实时采集与智能分析决策,基于图像视频技术实现的测重、测膘、生物资产盘点等功能模块,监测猪只关键指标,实现猪场精准营养、精准饲喂的生产目标,大幅度提升猪场管理水平及经济效益,降低人力成本、减少生物资产的安全风险。

  农村地区农产品普遍小而散,生鲜冷链等物流基础设施缺失,形成竞争力强的规模品牌成为当务之急。

  京东自2015年提出农村电商战略,如今几十个贫困县的数百个农产品向规模化、品质化和品牌化方向发展,带动参与项目的农民人均增收2000多元。京东的“千县万镇24小时达”,面向低线城市及重点县镇创新仓储模式,确保消费者需要的农产品第一时间送到餐桌上。

  除了让农民的“钱袋子”更鼓,提升农村的消费能力也是乡村振兴和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需要。

  为了让村民“能赚也能花”,2014年,阿里巴巴启动“千县万村计划”,5年内累计投资100亿元,建立了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并与政府合作,全面建立农村电商体系。2016年,京东家电开始在全国县级市以下开设京东家电专卖店,截至目前,京东已经在全国2.5万个乡镇、60万个行政村开设超过1.5万家门店。2019年,苏宁发布“闪电乡镇”计划,针对四至六线城区、县城以及所辖乡镇、农村地区,提供“24小时送装”服务,推动商品深入下沉市场,在城市网购市场增速日渐放缓的背景下,激发农村电商市场进一步增长。

  广大乡村正走向数字化治理

  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北京理工大学党委组织部干部赵汐此前在向《中国电子报》记者介绍挂职吕梁市方山县的帮扶心得时说,民生问题是横亘在山乡百姓跨越贫困鸿沟的一道坎。想让“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要从根本上解决民生问题、实现乡村的数字化治理。

  农村网络信息基础设施的全面升级,对解决贫困地区教育、就业、医疗问题意义重大。

  多媒体教室、交互式电子白板、互动录播等设备曾是乡村地区学生可望而不可及的。不少村落由于地处偏僻、教育资源匮乏,许多孩子都随父母进城读书。2020年,记者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湖雷镇调研时发现,这里的溪口小学已经依托福建移动的光纤网络,用“云视讯”和“教育盒子”搭建起“云端课堂”,和市重点小学在云端共上一堂课。

  溪口小学教学环境的变化只是数字教育进乡村的一个缩影。面对城乡地区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英特尔携手鸿合科技共同打造了双师课堂解决方案,已经将优质的教育资源带到了湖北等地的多所乡村学校。一位“名师”远程实时授课,另一名“助教”在课堂现场进行一对一辅导和答疑。双师课堂需要通过配备高清摄像机、麦克风、交互平板等专用设备,为确保高清画面不卡顿,英特尔提供了“CoffeeLake-S”处理器架构,在云端技术采用了英特尔至强可扩展处理器,老师在课堂上可实时查看异地学生课堂的上课画面,助力学校及教培机构拥有清晰流畅的双师教学体验。

  徒步、骑马、骑摩托车……翻山越岭地去巡诊,这是很多乡村医生的经历。“看病难、看病远”,曾是山乡医疗系统面临的头号难题。有了远程医疗网、远程影像、远程问诊,老百姓在县城就能把小病看利索。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彭建明告诉记者,远在喀什的数据,通过“医疗影像云”就能实现实时存储和共享,供乌鲁木齐的专家远程调阅。新疆远程医疗网的患者向上转诊率仅为9.2%,县域就诊率高达90%,意味着大部分患者通过分级诊疗解决了实际问题。目前,新疆已经实施了近6万例的远程医疗指导、2.3万例的远程会诊。足不出户,足不出县,患者就能享受高标准的医疗服务,牧民们往返大城市的交通、餐饮、住宿等费用也都省了下来。

  随着数字化的普及,基层的数字化治理水平提升,村里百姓少跑腿了,城乡间差距也开始缩小。许多县城、乡村的居民足不出户就能用手机办事。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5月底,全国已有400多个县域在支付宝上设立“数字市民中心”。缴社保、查公积金、养老金认证等不用跑社区,线上就搞定。就连我国最后一个接入国家电网的西藏阿里地区,在2020年入网前,当地居民就已经能在支付宝上缴电费了。

  数字乡村建设应因地制宜

  目前,农村居民在数字化基础设施环境和网络接入条件方面与城市居民的差距迅速缩小,但仍面临农业数字化运营管理不够、乡村数字治理能力弱、我国各地区数字乡村发展不均衡等问题。北京大学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长江学者邱泽奇将其归结为“连通性”痛点。

  邱泽奇表示,随着乡村居住人口数字素养的提高,乡村或能把数据工具更好地运用到改善民生、发展生产、改善生活、提高居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上来。在长三角的一些乡村,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苗头。可是,在中西部地区,人口流失带来的乡村整体数字素养不足将是短期内难以解决的难题。数字能人依然是带动数字乡村发展的关键力量,数字红利的普惠还没有进入乡村人口依靠自己力量的阶段。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安徽省农业科学院副院长赵皖平指出,乡村空心化及精英流失弱化了乡村振兴的人才基础,乡贤群体发挥作用的社会环境、机制平台还不具备,发挥作用的空间还较窄等。这样一来,即使有了信息技术,但运用技术的意识不够,或者说会用技术的人少,乡村也难以实现数字化的质变。

  数字乡村在各地的发展不大相同,如何破局,使得信息技术促进振兴、推动共享发展?邱泽奇指出,要因地制宜。一些地区从电商入手,推进数字治理、数字服务;一些地区从网格化治理入手,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和乡村安全的数字化;一些地区从数字治理入手,推进乡村组织、乡村治理、村务管理的数字化。

  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姜奇平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乡村基础设施的提档升级绝不应该用一种简单的扶持、粗放的投资、数量型增长驱动的思路,而是需要在乡村数字基础设施提档的同时,提升农村居民的数字素养,推动使用智能设备从事创造性生产性活动,三者缺一不可。

  “这需要采用与‘家电下乡’完全不同的思路,以C2B的模式来驱动‘新IT’为农业和乡村振兴赋能。具体来说,就是要从产品下乡到‘解决方案下乡’——整合资源,支持和鼓励相关政府部门、社会机构、企业厂商将智慧农业等各类数字化解决方案直接带到农村居民的生产生活中去,甚至是因地制宜的个性化定制方案。”姜奇平说。

  陕西梁家河四苹果农业科技公司与联想的合作为数字乡村建设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依托自身在大数据、区块链技术以及IoT领域的优势,联想带着方案下乡,为梁家河四苹果农业科技公司量身打造了IoT+Cloud+BigData+综合服务和统一监控的平台,有效整合了农事生产、农资管理、销售渠道、订单匹配等动态数据及苹果种植、生产等数据,实现对当地苹果产业的综合服务和统一监管,通过一个二维码即可实现对每一个梁家河苹果的溯源。与联想合作后,四苹果农业科技公司从2016年签约28户、管理苹果种植面积约300亩到如今1700多户的规模,实现产值17亿元以上。